今天是佛科(Léon Foucault,1819~1868)的194歲冥誕,Doodle做了一個佛科擺在首頁晃來晃去,晃出許多我與佛科擺相遇的時空記憶。

佛科擺(2013/9/18 Doodle)      

第一次相遇

第一次看到佛科擺,是在很多很多年以前,在植物園的科教館,記得是從大約三樓掛下來,在旋轉樓梯間的一個很長的擺,好像在鋪滿沙的區域裡畫著李賽圖形。那時,我還不知道佛科擺與地球轉動的關係。之後,科教館搬到士林,佛科擺就消失了。

在帶普物實驗時,示波器的李賽圖形,讓我想起科教館裡那個在沙地作畫的擺,才知道它叫佛科擺。

從『單擺』到『佛科擺』

當我從單擺出發,將各種與擺有關的單元漸漸建構起來時,佛科擺開始進駐到我的腦海中。從佛科發現佛科擺的故事裡,感受到佛科擺的神奇

讀到克里斯的書《史上最美的十項科學實驗》(The Prism and the Pendulum),讓我很訝異這個實驗竟然會被票選為十大最美的物理實驗之一,而克里斯從小在富蘭克林科學館裡,佛科擺給他的印象及難忘,讓我念念不忘。

這個實驗美在哪兒?如果你真的看到佛科擺,你可以靜靜的看著時光隨著擺推移,體會它的緩慢美。

佛科擺的美~高大與緩慢

兩度在美國與佛科擺相遇,一次在費城的富蘭克林科學館(2010/3/19),一次在舊金山的加州科學館(2011/3/12)。

雖然說光陰似箭,但在佛科擺前,光陰走得極為緩慢,慢到要有足夠的時間駐足,才能看到變化。

富蘭克林科學館的佛科擺建置在樓梯間,稍一不甚可能會錯過。

富蘭克林科學館裡的佛科擺(2010/3/19)

克里斯書中描述的擺錘會推倒一根一根小柱子,我在富蘭克林科學館裡沒看到,卻有幸在加州科學館裡找到了。

我覺得加州科學館的佛科擺更為吸引人!

加州科學館的佛科擺(2011/3/12)  

加州科學館的佛科擺(2011/3/12)   

期盼在巴黎先賢祠觀看佛科擺

佛科第一次展示佛科擺的地方就在巴黎先賢祠,我期待能有一天能到那兒朝聖。

不過,這張照片裡,佛科擺外圈圍著的那一圈尺標,超醜的!

巴黎先賢祠的佛科擺  

安伯托‧艾可(Umberto Eco)的佛科擺

身為丹布朗迷的我,溯源到《傅科擺》這本書。就像哈利波特受《魔戒》的啟迪,丹布朗也深受《傅科擺》這本書的影響。本書的作者安伯托尼可(Umberto Eco),義大利亞歷山卓人(一個充滿歷史的地方!),生於1932年。他是當前極負盛譽的符號學權威(和蘭登博士一樣),也是知名的哲學家、歷史學家、文學評論家和美學家。《傅科擺》是他的第二本小說,1988年出版,此書在世界各地引起極大的轟動,成為最熱門的閱讀話題。

艾可的傅科擺  

 

虎尾高中的佛科擺

我的大學同學蘇老師在虎尾高中任教,他們借用一個廢棄的建築,架了一個8公尺長的佛科擺。為了讓這個擺能準時擺動,他費盡心思。

虎尾高中佛科擺  

之後(2007年1月),他們做了一個小一點的模型,用來演示。

虎尾高中佛科擺演示  

再過幾年,他們買了一個小型的佛科擺。

在他們這些年鍥而不捨的研究佛科擺的過程,讓參與其中的我跟這個擺的關係也越來越多。要佛科擺能『準時』其實並不容易,還是需要有動力裝置的。聽說當年科教館的佛科擺也從來沒準過。

指南車與佛科擺

今年(2013)八月,在內蒙古師範大學參加研討會,同行的鄧崇林先生講的題目是指南車的幾何。我當時還不知道指南車和『磁』根本沒有關係,但是卻被他所提到指南車與佛科擺的關係感到驚訝!

維基百科如是說:指南車,又稱司南車,是一種用來辨認方向的儀器,傳說中指南車乃是由軒轅黃帝或周公。史書又記載了三國時魏國馬鈞製作司南車。車上有一小人,其手指的方向即為南方。最早在《西京雜記》記載有:「司南車,駕四,中道」。青龍三年(235年)曹魏人馬鈞創造指南車,而此指南車是採用齒輪的原理製作,並沒有使用磁極,與司南、羅盤完全不同。

指南車(from維基百科)  

指南車與佛科擺  

相關文章:

看時光推移~佛科擺與星軌(2013/9/18)

 

相關連結

  1. 安伯托‧艾可(Umberto Eco):《傅科擺》。皇冠文化出版社。
  2. 克里斯:《史上最美的十項科學實驗》(The Prism and the Pendulum),第七章 地球的自轉:令人肅然起敬的佛科擺。貓頭鷹出版社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iu 的頭像
chiu

物理人 物理情 物理事

ch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